於昊镇

冻过的鱼不再是那条鱼
它的爱化进盐水
随你的心头舌尖麻木着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