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昊镇

这件事无非就是
我爱他不爱
被我小心翼翼地组成一个爱不爱的命题
苦的无非就是
我为着高兴寻他来
却为了不高兴而陷进去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