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昊镇

如果我有了喜欢的人。我会把他带到月满的海边去。我们去沿海一个喧闹的城市,在浪声和夜风里尽情地吃遍一条别具风情的小街。我们逗小店前石礅上面色不悦的小猫咪,我举着甜筒看它在他的抚摸下伸开软软的前爪。是个很温馨的画面,让我悄悄敲定一起养猫的想法。沙滩上在放烟花,我三两下吃完开口说去人少的地方看烟花吧,他捏捏小猫粉色的耳朵,慢慢站起来低声说好啊。我们走了好远,彼此没有说话,等走到真正没有人的地方,烟花已经烈烈地撒完了火光。空气中硝烟散尽,比雾气更清淡一些的月色映亮了海和这一片海滩,我仰着头背着手,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。我没有看他,却是在问他。我说,海底月是天上月,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?

故事到这里本该圆满结束了。可是你知道我,我喜欢的人,一定会在沉默的氛围里回答。我不知道。
他一定聪明,温柔,又冷漠。他什么都会,就是不会爱我。
月色不完美,吸引我却足够了。

“我爱你,希望有一天你来把这三个字还给我”

我爱你,是深夜的眼泪

酒吞。妖生漫长,大把的时间用来喝酒望月亮,而我只是其中不必介绍背景的短短一瞬

带我走吧

我在等你。从电量52%到43%,通知栏里只有耗电提醒的消息。晚安吧,不再说了。

冇人睇你 行到几步睇造化啦

不依不饶说过的爱你
百年无位里化作空气
放血来保住这条贱命
你可知连嘴角都苦味

我害怕没有人爱我

更多的爱用眼泪哺育

我以为爱就是光荣,所以我拒绝一切为我好的借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