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六

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

顾影自怜犹如一场精心导演的冬眠
温水般的敌意堆砌兀自和平的时间

我好难过啊

长情自有长情恨

是你不准我喜欢你的,那我恨你有什么不对

我以为四五年过去了,我长大了,改变了,其实只是不敢自省,照妖镜里一看,还是那幅又自私,又狭隘,又不甘寂寞,又碌碌无为的鬼样子

什么时候才能开心起来呢

我也好想成为重要的人

殷殷切切,自顾不暇

别再爱上无辜的人

      “想要你专注的目光,想要你纯粹的心意,想把你揉进怀里,想把你带回家里,想把你介绍给亲朋好友,想和你两姓修好一世长安,想和你神仙眷侣羡煞旁人,想和你走过名山大川,想喝酒醉倒在你膝上,想唱歌轻轻落在你耳边,想和你白头到老,想和你约定来生,想白日做梦,想在白日梦里永世不再翻身”